首頁 中心介紹 新聞中心 行業標桿 區域標桿 考察計劃 專家委員會 標桿資訊 下載中心
今天是  

區域標桿欄目導航

聯系我們

中國標桿企業考察培訓中心
 
地 址:北京市通州區通臺東路1號經略天則北3-02棟
 
電話(北京):010-60506068
電話(廣州):020-66359797
網 址:www.jyftet.tw
當前位置:首頁 >> 區域標桿首頁 >> 環渤海山東半島標桿 >> 文章內容
山東魏橋創業集團“以家治企”3家上市公司
   2019/5/24    瀏覽 79 次   在線報名

張士平作為魏橋創業集團的靈魂人物,帶領魏橋集團從無到有,從小到大,逐漸搭建起魏橋帝國的龐大產業版圖,其觸角涉及紡織、染整、服裝、家紡、熱電等多個產業板塊,2017年全集團銷售收入達3596億元,位列全國民企500強第3位。

鄒平縣委宣傳部官微5月23日晚間發布信息,山東魏橋創業集團創始人張士平因病醫治無效,于5月23日逝世,享年73歲。

張士平一生充滿傳奇色彩,從鄒平縣第五油棉廠起步, 他一手締造的魏橋紡織2005年已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棉紡織企業,他也被業界稱為“亞洲棉王”。2001年起,張士平又開始涉足電解鋁,并在 2014年超過俄鋁成為全球最大鋁生產商,并創造了賴以成名的“魏橋模式”。

張士平與資本市場淵源深厚,是兩家香港上市公司魏橋紡織和中國宏橋的締造者,魏橋紡織2003年即在香港上市,從事鋁產業的中國宏橋2011年在香港上市。2016年,張士平殺回A股,通過中國宏橋旗下公司協議受讓股權控制魯豐環保,魯豐環保后更名為宏創控股。截至去世前,張士平仍然擔任中國宏橋董事會主席職務。

離開了張士平,魏橋會好嗎?

張士平的鋁紡帝國

張士平1946年出生在山東鄒平,今年73歲。張士平的創業故事發生在他壯年時,1981年,35歲的張士平接手了鄒平第五油棉廠,鄒平第五油棉廠由于經營不善,當時處于半年開工半年閑的半生產狀態。

張士平接手后,僅一年時間,就將鄒平第五油棉廠扭虧為盈,也從此開啟了他的鋁紡帝國創建之路。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國家對棉花嚴格控制,油棉廠除了旺季收購棉花簡單加工,其余時間便無活可干。張士平創新思路,第一個走出去收購大豆、花生、棉籽加工油料,成為棉花加工行業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到1984年,鄒平第五油棉廠在張士平帶領下,企業利潤躍居全國棉麻行業第一。張士平的成功經驗,也引起各地棉花加工廠競相學習仿效。張士平又率先向產業下游擴張,1986年投資設立毛巾廠,建廠當年實現利潤25萬元。

1989年魏橋涉足棉紡時,全國棉紡織市場剛轉入買方市場。這年,魏橋建成萬噸紗錠,之后又建成3萬多枚紗錠的棉紡廠和336臺織機的織布廠,1992年企業年利稅已達1260萬元。1993年到1997年,棉紡市場兩次跌入低谷,全行業連續虧損6年,但這一時期魏橋先后投資3.3億元,使棉紡織能力擴大到28萬錠。

逆勢擴張正是張士平的經營哲學。張士平認為,每一次市場波動都蘊藏著巨大的發展機遇,市場地位和發展差距往往在市場低谷時形成。

當時國內市場供過于求,紡織行業連年虧損,相關部門出臺政策限產壓錠。魏橋卻逆勢擴張,5年內投入170億元,將紗錠從33萬枚增加到500萬枚,織機從4000臺發展到42000臺。

經此一役,張士平贏得了“亞洲棉王”的稱號,但棉紡產業只是張士平鋁紡帝國的一小部分。

2001年,張士平做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決定,進入鋁加工行業。2006—2010年,張士平一共收購和自建了91.6萬噸鋁產能設施,到2010年底,魏橋集團下屬的鋁業資產平臺中國宏橋總資產達到了133億元。2010年,中國宏橋收入達到了151.3億元,利潤達41.9億元。

2011年3月24日,中國宏橋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盤中每股最高價達8.09港元,最終以每股7.9港元報收,中國宏橋給張士平家族當日帶來近400億港元的驚人財富,張士平一夜之間成為山東首富。

張士平在棉紡和鋁業的開疆拓土,奠定了魏橋帝國的根基。自2012年魏橋集團連續七年入選世界500強,2017年躍居第159位,比首次上榜提升了281個位次;張士平家族也因此獲得了巨大的財富,張士平家族累計持股魏橋創業48.79%。《2018胡潤百富榜》顯示,張士平家族財富達650億元,排在榜單第26位。

風雨飄搖話魏橋

2017年是魏橋集團迄今為止的巔峰,到了2018年,環境突變,魏橋集團風雨飄搖。

2018年,魏橋集團在世界500強排名中降至185位,同年由于壓縮鋁業產能等因素,營業收入斷崖式下跌,驟降至2835億元,利潤降至87億元。

魏橋集團收入、利潤大幅下降的背后,是國內環保政策趨嚴,魏橋長期以來的粗放式發展模式難以為繼。

2017年8-10月,中央第三環境保護督察組對山東省開展環境保護督察,并于年底形成了督查意見,其中指出:濱州市于2014年將尚未建成的244萬噸電解鋁產能虛報為建成產能,并出具虛假證明,騙取合法手續,同時瞞報部分電解鋁違規在建產。據了解,這其中主要指的就是魏橋旗下的鋁業項目。

根據環保督查結果,2013年以來,魏橋創業集團違規建成45臺機組,總裝機容量1689.5萬千瓦,濱州市始終未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對此,山東省整改方案要求,魏橋集團違規建設的12臺機組,在建的一律停建;建成未投運的一律不得投運;投運的一律停止運行。

2017年9月,國家發改委、工信部、國土資源部、環保部、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對魏橋集團進行抽查驗收,核定魏橋集團關停電解鋁產能269.2萬噸(其中違規產能268萬噸,多關停1.2萬噸)。山東濱州市對違法違規電解鋁項目涉及的28人進行了處理,其中正縣級干部5人、副縣級干部9人、科級干部14人。

2018年5月底,生態環境部發布的《山東省公開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方案》顯示,濱州市魏橋集團將超過15萬噸的危險廢物非法填埋在赤泥堆場中,環境安全隱患突出。責成魏橋集團對堆存在赤泥堆場內的電解槽大修渣全部清理出赤泥堆場。

2018年4月,山東省通報2017年度企業環境信用評價結果顯示,山東魏橋鋁電有限公司計分48分、山東魏橋恒富針織印染有限公司計分12分,分別被列入2017年度環境信用紅標企業名單。

根據《山東省企業環境信用評價辦法》,對環境信用紅標企業,環保部門應當將其列入重點監管對象,對適用于限制生產、停產整治的,依法責令其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對適用于停業、關閉的,依法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其停業、關閉。

曾于夕陽產業中崛起的魏橋集團,在粗放式的產業擴張中發家,終被清算。

自備電命途

魏橋電解鋁競爭優勢的關鍵是自備電廠。通過自備電廠、自建電網、余電直銷、孤網運行,實現業務垂直一體化、不受發電時限控制,這就是外界所稱的魏橋模式。通過這一模式,中國宏橋解決了電力問題,還使得電解鋁成本低于同行。

在鄒平縣城東北部,到處可見高高的煙囪及冷卻塔,這些都屬于魏橋集團的自備電廠。2012年,時值階梯電價調整遭遇“只漲不跌”的質疑,一則“魏橋自建電網的電價比國家電網便宜1/3”的消息一度引發供電體系討論,令這家原本低調的企業迅速置身風口浪尖。

上世紀90年代,中國電力資源緊缺,電力供應不穩,且常出現隨意的拉閘限電現象,嚴重影響紡織企業生產秩序并大量增加成本。由于穩定的電力供應對紡織企業極為重要,改制當年,張士平決定投資建設自備電廠。

1999年9月28日,魏橋第一熱電廠建成投產,額定裝機容量7.8萬瓦(該電廠已于2008年6月被拆除)。但10月1日,魏橋方面就接到淄博電網(當時鄒平電網隸屬于淄博電網,它們均為國家電網公司前身國家電力公司下屬企業)通知,要求其必須從大電網中解列。淄博電網同時對鄒平縣政府提出警告,如果魏橋的自備電廠不解列,將對整個鄒平縣的用電安全產生威脅。

據公開報道,魏橋系內部人士曾表示,魏橋并不愿意孤網運行,孤網運行十分危險,一旦出現斷電事故,將沒有任何后備措施。

淄博電網態度之堅決,令魏橋方面在權衡之下,決定解列,走上了孤網運行之路。通過不斷擴張的自備電廠獲得了穩定可靠的電力供應,這一模式也成為魏橋大幅降低紡織和鋁業兩大核心業務成本,成為增加利潤和加速擴張的一臺發動機。因禍得福的同時,也進入了監管的薄弱區,追求低成本、高效益的魏橋終究還是在環保這道坎摔了一跤。

與此同時,自備電廠政策生變,2018年9月,魏橋鋁電曾公告稱,山東省物價局陸續發布了相關通知,自2018年7月1日起,自備電廠企業應按自發自用電量繳納政策性交叉補貼,標準為每千瓦時0.1016元(含稅,下同)。

2018年7月1日-2019年12月31日作為過渡期,過渡期標準暫按每千瓦時0.05元執行。若該政策予以實施,魏橋集團的自備電廠優勢將大大削弱,這將動搖魏橋模式的根本。

告別張士平之后

張波是張士平唯一的兒子,生于1970年,今年50歲。他很早就被“內定”為魏橋集團的接班人。接棒集團公司董事長之前,張波已是魏橋創業集團副董事長、中國宏橋集團行政總裁。

在魏橋,“以家治企”特征相當明顯。比如,在港上市的“中國宏橋”,張士平自任董事局主席,與他同齡的妻子鄭淑良則為副主席,而兒子張波是公司的行政總裁。另外,其高管團隊中還有張波的妹夫楊叢森出任非執行董事,同時是魏橋創業集團的董事。

另一家在港上市的魏橋紡織,則是其大女兒張紅霞出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另一女張艷紅出任公司執行董事。張紅霞1987年進廠參加工作,從一名普通職工做起,直到1999年出任魏橋紡織的總經理。

從臺前來看,張波、張紅霞、張艷紅兄妹,為“魏橋二代”的核心臺柱。據知情人士披露,張士平的女婿、外甥、侄子們都擔任公司副總級別的職務,至于擔任公司副總和部門總監等級別職務的家族成員如其外甥媳婦、姑表侄子、侄媳婦等更是不少。曾有不少媒體披露,以上家族成員中,不少只有初中甚至是小學文化程度。

張士平去世后,偌大的魏橋帝國將告別創始人,張波以及在魏橋中擔任管理職位的張家人,能否穩住這艘風浪中的魏橋巨舟,一切都是未知之數。

版權所有:標桿企業考察培訓中心     技術支持:北京大廣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備案序號:京ICP備11011699號-3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山东群英会推荐号